津岛家的鱼刺

不顾一切,用鱼刺雕刻故事,终有一天,你会为了我而哽咽。



这里茕泽!可以叫我鱼刺或者虾片~
此号刀剑only~

【最想让他做牛郎的刀剑男士是……?】

油管投票视频翻译


TOP10


10.小狐丸:想要公主抱?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的。所以啊……不要被狐狸迷住哦…


9.包丁:我是人妻杀手的包酱!呐呐,你什么时候跟你老公离婚啊?我会一直等着你的哦。


8.青江:你说想要被我“斩杀”?哼哼……我可是会当真的哦?


7.被被:不,不许说我可爱!…你,你才更可……可…没什么啦!///


6.清光:谢谢指名,我是本店头牌清光。你想要见识一下……我的真心吗?(小声)


5.小龙:就是你,将要成为我的主人吗?有一个这么可爱的主人在,看来我已经没有必要再旅行了呢。


4.鹤丸:嗯?账单太贵了?人生就是需要惊吓的嘛。如果一切都是可以预料到的,那心就先死了。


3.大般若:喝了便能涌出智慧的香槟塔……你与我二人一同干杯……如何?


2.长义:虽然保持神秘感也不错,但是素颜的我怎么样?你也把你的一切给我看吧……


1.烛台切:啊,你又来了呢,我好高兴。真是个好孩子……今天我也会让你度过难忘的一夜的。



“勿于深夜谈鬼事,谈鬼事,则怪至。”



用脚画画🌝

等我去找个美丽的滤镜

【最想看他Cosplay/最想和他成为恋人(二)的刀剑男士是-------?】

油管投票视频翻译

鹤丸国永大型撩妹现场





最想和他成为恋人】

10.三日月:靠近一些。嗯、并不是在开玩笑。我也是男人嘛。

9.髭切:髭切,鬼切丸,你想怎么叫我都是你的自由。然后,你想让我怎么称呼你呢?

8.烛台切:虽然我在你面前一直维持着帅气的模样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还想让你看看我其他的样子。

7.药研:笨,笨蛋!靠的太近了!…啊……抱歉。果然还是……靠近一点……好了…////

6.一期:虽然我一直都是弟弟们的【好哥哥】……但是从现在开始,我能不能成为【只属于你】的?

5.大俱利:没兴趣和你搞好关系……切……咳……那什么,就一点点的话……切…///

4.和泉守:听好了,成为我的女人的话就要到死都得爱我。你说我?……我死了都爱你。

3.鹤丸:是不是保持纯白比较好……但无论如何都会因为害羞导致脸变红呢。

2.清光:呐——?你刚刚和安定说了什么了?嗯?没错,我就是在吃醋!呐!你们刚刚说了什么了?

1.极-被被:关于我诞生于这个世界的理由,我刚刚似乎有些明白了。谢谢你能找到我。

Cosplay

10.千子:……让我【穿上】吗?………huhuhuhu您开玩笑的吧。

9.安定:你说我平时穿着羽织就像在cos一样,偶尔这样穿穿也不错。

8.长谷部:执事,女仆,僵尸,魔法少女,只要是主人的要求,我能变成任何样子。

7.五虎退:老虎也是猫科,所以……猫耳和我……相配吗?

6.次郎:怎么样?大哥的袴,我穿着还挺合适的吧?对了!也让大哥穿上我的衣服试试吧。

5.大俱利:真是的,搞不懂你在傻乐什么……(因为平时都穿着学生制服那样的,所以想试试运动衣…之类的,虽然不会说出来)

4.鹤丸:哼~黑色的衬衫加上黑色的领带吗…干脆再来个黑色的假发,变成【暗堕的鹤丸】算了。

3.清光:一个人的拍摄时间只有一分钟啊,我知道了。你想要传到推特上去也行啦,不过要记得打上#加州清光 的话题哦!

2.被被:要,要给我带上兔耳?!这是何等的屈辱……难道是因为我……因为我是仿品的缘故吗!

1.乱:Trick-or-treating!!不给我糖果的话……就让你迷乱哦~

【最想让他当哥哥/总理大臣的刀剑男士是——?】

油管投票视频翻译

TOP10


 

10.膝丸:什么?你想当我的弟弟?把名字告诉我!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!绝对不忘!

 


 

9.杵子:虽然我不是个会照顾人的好哥哥……总之,你要不要一起去散步?

 


 

8.三日月:哈哈哈,我是哥哥吗?这样说的话,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啊~

 


 

7.陆奥守:喂!我买了新的枪哦!好想赶紧试着射击一下!你也来帮忙!

 


 

6.长谷部:跟着我说!【第一!我的生命是属于主人的!】声音太小了!再来一次!【第一,我的生命是属于主人的!】

 


 

5.太郎:你说我还有一个兄弟?……难道说名字叫……三郎太刀?……原来不是啊。

 


 

4.烛台切:别这么失落,来,把这个吃了,打起精神来。

 


 

3.江雪:家人又增加了吗?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,小夜也一定觉得很开心吧。

 


 

2.髭切:我的弟弟只有一个哦?嗯、叫啥来着?xiwan?……好像不对。

 


 

1.一期:虽然我有很多弟弟,但还是第一次有妹妹……那个……【我是你一期哥哦!(笑容)】这样的感觉?不行…吗?

 


 


 


 

哇哇哇一期www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总理大臣

 


 

10.一期:多亏了弟弟们的拉票……其实也不完全这样的吧?对吧??

 


 

9.千子:由于全球气候的暖化,我们冬天该穿短袖,夏天应该全luo!你不觉得……很棒吗?

 


 

8.巴形:嗯,比起当代表我更适合辅助别人工作,所以我要辞职了。

 


 

7.陆奥守:什么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都无所谓啦!和有魅力的国家缔结更多的通商条约才是最重要的!

 


 

6.数珠丸:明明是斩人的道具却胜任了领导人的职位,现代也依旧是战乱的时代啊。

 


 

5.长曾弥:对于困难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,因此我需要大家的力量,多多关照啦。

 


 

4.鹤丸:我都当上总理了,接下来要不要当当美国总统呢?你不觉得这是会令人惊讶的展开吗?

 


 

3.大包平:哼!我是头领吗!看来时代总算是追上我的脚步了。

 


 

2.长谷部:一切为了主人!为了主人的一切!为主人服务的政治!才不是什么民主主义!是主主主主义!

 


 

1.三日月:呼呣,女性的支持率是百分之百吗?甚好,甚好♪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川普想要打爆鹤丸

 

全女性公民总统爷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下期预告,想让他穿cos服的刀剑男士。

【最想被他亲吻/与他切磋的刀剑男士是——-?】


油管投票视频翻译



最想被他亲吻




10.千代:你不用那么紧张啦。把眼睛……闭上……我都要变得紧张了。


9.骨喰:抱…抱歉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种事……你……不讨厌吧?


8.大俱利: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偶尔由我来也不错。


7.鸣狐:(捂住狐狸的眼睛)抱歉……突然……


-狐狸:啊!鸣狐!你刚刚做了什么!(闹腾)


6.三日月:想和我这种老头亲吻吗……哈哈哈,如果你是想闹着玩的话就抱歉咯?


5.兼桑:你给我稍微安静点……要是敢吵闹的话,小心我…再把你那张嘴给堵上哦?


4.药研:怎、怎么说呢、这药还挺有效的哈……就跟咒语一样的!…………你、你还是忘了吧///


3.被被:有自信的话区区这种小事……我喜欢你!……嗯、你的脸怎么了?


2.清光:呐主人,这样你就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喜欢我了吧?来嘛来嘛,老实说说看嘛。


1.鹤丸:怎么样,惊吓到了吗?你的脸都变红了哦?诶?我的脸也红了?哈哈,怎么会呢//////






这只鹤//////








最想和他切磋




10.毛利:主人也想把孩子杀法练到极致吗!?我明白了!这件事就交给我吧!首先要将对手的大腿分开……


9.山伏:咔咔咔咔咔!来吧主人!在切磋之前先与小僧一同来瀑布修行吧!这也是修行啊!!


8.静形:主,主人啊,你想让短刀来和身为薙刀的我切磋?我和巴形不一样,我可是不会放水的哦……


7.长曾祢:如果要提高实力得用真剑才好……不过今天就用这把木刀和你切磋吧。对对,用天然理心流。


6.骨喰:……这是突刺(咔嚓!)……斩切(唰叽!)然后这个是…………必杀之剑!(审神者.卒)


5.一期:(信)给主人,虽然有关于切磋的约定,但是由于和弟弟们一起出门买东西了。是否能将时间推迟一些呢……


4.大和守:主人,希望你手下留情呢。(切磋开始)欧啦欧啦欧啦!首落死!


3.清光:啊——你稍微等我一下,我出了好多汗。去洗个澡再来……嗯?要和我一起洗吗?


2.和泉守:听好了,所谓实战可不止用刀,是可以用任何能取胜的手段的。哪有时间去考虑卑不卑鄙,在犹豫的瞬息之间就已经死了。


1.三日月:哈哈哈,目前你这水平是连我这个老爷爷都无法打败的。用这个擦擦汗吧,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。






毛利…


【乙女向•他道歉的方法(食物篇)】(鹤/一期/三)




早上,你和你家那位起了很严重的争执。

等到他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你时,你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 

【鹤丸国永】

你坐在自己以前住的公寓里整理旧东西,想到上午鹤丸生气的样子,心里不禁非常郁闷。

六点了啊,你看看手机,不知道那家伙吃什么呢……总之先点个外卖填下肚子。

待到外送订单确定之后,你才发现自己点的蛋包饭之类奶昔之类,全都是鹤丸爱吃的。

这还真是…………你叹了口气,把手机放在一边。

今天的配送似乎格外漫长。

“叮咚”,你跑去开门,门口扑面而来的却是你最喜欢的松茸香味。

“您好,这是您的松茸盖饭和鲷鱼烧。”快递小哥将包裹递到你手上。

“可我没点松茸———鹤丸?!”你惊讶的看着面前一身送餐员打扮的鹤丸国永。

“嘿嘿,吓到了吗?”

鹤丸摘下帽子,抬头冲你笑笑。比起平常,他的笑容略微有些不自然。

你哭笑不得,“你这是………闹哪样?”

“你忘了我们用的是同一个帐号啦……我一直都在想怎么向你道歉……看到了你下单的消息,就跑去那家店让他们做了你喜欢吃的东西,然后趁机就给你送过来了,”鹤丸脸上挂着少见的苦笑,“……上午的事真是抱歉…”他声音突然变小。

“看到你点的都是我喜欢吃的东西,我超内疚的……明明你一直都对我这么好,我却惹你生气……“

鹤丸别过脸去,不敢看你的表情。

你看着他没什么精神的脸。

………这还怎么生得起气来呀?

你无奈地叹了口气,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“这么低气压可一点都不像你了,进来一起吃饭吧。”

 




【一期一振】

等到你和一众朋友的自我放飞结束之后,你才意识到已经十点多了,

糟糕……又会让一期教训了…你打开手机约车,然后才意识到你正是因为上午和一期起了争执才出来发泄不满的,

哼。

你饿着肚子站在路边按着头上跳动的青筋。

叮的一声,显示接单成功。你随意地看了一下车牌,拧开矿泉水准备填一填饿得发慌的胃。

??等…等等!这不是我家的车牌吗?看到熟悉的号码牌,你差点没被一口水噎死。

正当你震惊之时,黑色的本田已经像凭空出现一样唰的一下停在了你跟前。

“快点上车。”

一期摇下副驾驶的车窗,看都没看你一眼,

在大脑发出拒绝的反应之前,你条件反射的遵从了他的指令。

车内相当沉默,沉默到你以为自己犯了什么滔天大罪。

“……说过多少次了,你一个人不要这么晚了还约车,太危险了,我随时都可以来接你。”良久,一期才缓缓开口道。

“你这是在变相夸我有姿有色吗?”你戏谑的说,“被你气走了,还要求你把我接回去?”

“……不管怎么说,我不希望你的人身安全受到任何威胁。”

你没有回答,沉默的扭头看着窗外。

一期看着你,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了一样摇了摇头。

“啊……我真是的,明明是想给你好好道歉来着……真是对不起,是我没能控制好情绪——还有上午的事也是………抱歉…”他低头叹了一口气。

“…………好啦好啦,大管家。”每当他示弱的时候,你总是拉不下脸来责怪他。

“那个,你旁边的口袋里有我去买的点心,放在保温盒里,还是热的——”

“你大老远跑去三市町去买的吗?!”难怪你一上车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,却没脸开口询问。

“不吃吗?”

“…………吃。”

“吃了的话,”一期偏过头来冲你露出笑容,“就算是接受我的道歉咯?”

你把脸凑近还温热的栗子馒头,香气拂绕着你的脸颊。

完全无法拒绝呢。

“………好狡猾。”

 

 

【三日月宗近】

 

要到饭点了。

正在商场里闲逛的你不停的看着时间,思绪早已从面前琳琅的商品上飞离。

他一个人在家,晚饭怎么办呢……你担心起来,毕竟一向都是你亲自给三日月做饭,每顿饭都是新鲜的。

他要去外面的餐馆吃吗?那些菜会合他口味吗?

………

想来想去,你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卖三色团子的店门口。三色团子是三日月最喜欢的点心。

………上午的事,就当是我的错好了。你叹了口气,掏出钱包。

待你紧赶慢赶的回到自家楼下,发现饭菜的香味充斥着整个楼梯间。

哪位邻居做了大餐吗?你一边上楼一边想着,三日月肯定饿了吧?回去就给他道歉,然后去做饭……

顺着楼梯,香气越来越诱人,最后你惊讶的发现那竟然是从自家门口飘出来的。

“我回来啦——”

你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,眼前餐桌上满目的美食让你以为家里请来了个米其林三星大厨。

 

“嗯哪,回来了吗?“三日月系着一条来历不明的蓝色围裙,端着一盘抹茶布丁从厨房里走出来。

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,饭已经做好了~”三日月冲你微笑起来,“哎呀——”他欣喜地从你手中接过三色团子,“是给我买的吗?真是令人开心啊~”

 

枝豆饼、稻荷寿司、烟熏三文鱼……“三日月,这些都是你做的……?”你望望井井有条的厨房,又看着桌上这些色香味俱全的食物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是的哟,”三日月的表情略微严肃起来,“因为上午做了很过分的事,让你不开心了………听说甜食可以让人心情变好,所以我就试着做了一些甜品,顺便把主食也做了———”

他很体贴的为你拉开椅子,“我尝了一下,味道还不差,你试试看吧?”他将一盘水羊羹摆到你面前。

“唔,好吃!”

“哎呀呀,你喜欢真是太好了~”三日月笑眯眯地说着,轻轻把你的鬓发撩到耳后,又忽然伏下身来凑近你耳边。

“不过,我还是最喜欢吃你亲手为我做的——”

重画了一下,涂黑好麻烦…








【黑手党】:三日月&髭切(腹黑组)




【杀手】:鹤丸&烛台切(伊达组)




【警备科】:一期&莺丸(蓝绿组?)




【国家特工】:和泉守&山姥切(性格差组)




【法医】:(大)药研












请各位脑补十万字长文

【乙女向•Coming in the rain(当你独自淋雨)】(鹤/一期/三)

雨下得很大。


世界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已经化作了骨灰。


你站在灵柩之前,任凭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,喉咙深处传来苦涩的刺痛感,指尖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

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。










【鹤丸国永】




“唰————”


散发着他体温的外套一下子披在了你身上,鹤丸麻利地将他的西装套上你的头顶。


“淋雨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吗?这么奇怪的癖好可真是吓到我了——”鹤丸以半恼怒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。


你转过头去看他,他单穿着一件白色衬衫,被雨水浸湿的布料下显露出清瘦的上身,身型显得分外单薄。他的双手随意地插在兜里,嘴角还挂着调侃的微笑,盯着你的眼神却迥乎不同的严肃。


“…穿这么少会着凉的,到时候你又要被光忠先生责备了……””


你想把西装取下套回到他身上,抬起手的时候却被他摁住了。



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只会想着别人?”他朝你耸耸肩,戏谑地问道。


“…你现在可以尽情嘲笑我了,五条先生,我已经没有力气和你斗嘴啰……”你苦笑着说。




“是这样吗?”




手忽然被他纤细修长的手指握住,温度通过指尖直接传达到你的掌心。



“这么消沉,可不像那个能给我提供新鲜惊吓的你。”


“如果是你的话,无论是什么痛苦都不会倒下的。”


“我知道这样的伤痛,一定需要很多的时间来修复——”他的语气变得轻柔起来,握着你手的力度却渐渐加紧。




“在那之前,我一定会陪着你的。”
















【一期一振】





伴随着来人脚步声的停止,头上的雨点也一同消失了,只剩下打在雨伞上的啪嗒声。


“……一期先生。”


一期撑着一把黑伞,站在你身旁,他将雨伞微倾,将你整个笼罩在伞面之下,自己的左肩却淋满了雨水。



“淋雨不好哦,会损害小姐这一头美丽秀发的。”


一期伸手拂去你脸上的雨水,心疼的看着你苍白的脸。


“来,我送你回去,快换身衣服吧,都湿透了——”




“一期先生,家兄已逝,我们两家之间的合作也到此为止了,”你偏过头去避开他的目光,“如今上杉家已是鱼一般任人宰割,也没有什么好处能给您了。”




他微微叹了口气,缓缓开口,“现在,我是以私人名义在和你说话——还有………”他顿了顿,右手轻轻的放在你肩上。




“有我在的话,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

他语气低沉却有力量,指尖的温度让你难以逃避。你转过身去看他,他蜜色的眸子沉静而温柔。



“………一期,你这样为我撑腰的话会惹来麻烦的。”你低着头闷闷地回答。


“这倒是没错,”他轻笑起来,轻轻抚摸你的头发,耳根微微泛粉,“———所以,为了更好地保护你,要不要考虑成为粟田口的少夫人?”













【三日月宗近】






“啪嗒,啪嗒”


皮鞋跟踩踏雨水的声音有节奏感的传来,来人没有带雨伞,任凭雨点浸透他精致裁剪的手工西服。



三日月在你身后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
他静悄悄地站在那里,一时间没有人说话。



“……三条先生,您这样尊贵的人怎么能够淋雨呢?再淋下去您的高级成衣和皮鞋就要泡汤咯……”你打起精神,用强装诙谐的语调说道。


“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吧?”三日月眯起眼睛笑了起来,雨点浸湿了他的头发,发丝贴在脸颊上,笑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微颤,有雨滴从上面抖落,显得无比妩媚。



“………您有何贵干?总不会是来给足利家的世敌献花的吧?”雨声很大,你用力地提高嗓音,喉咙处的刺痛感更加强烈。



“来陪你淋雨呀。”三日月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
“……”



你苦笑着摇摇头,盯着他身后的空寂发呆。



很痛,很冷。


你无神的双眼使他皱起了眉头,三日月向前迈一步,一下子把你拽进了他的怀里。



虽然衣服冰冷黏湿,可他身上温热的暖意还是流淌到了你的身体里,你愣了神,想要推开他,头却被他摁在了肩膀上。



“近身上前……这样会温暖一点吧?”


他凑近你耳边问道,身上苍兰的香味经过雨水的滋润显得分外温柔,似乎能阻碍一切寒冷。




暖意缭绕,失落与无助一下子涌上心头,你忽然有了想哭的冲动。


“………三日月,”你哑着嗓子,“我什么都没有了……”



“在说什么呢?”三日月把你搂得更紧了一些,在你耳边用清晰有力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,




“你还有我,是别人夺不走的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(设定女主是上杉氏,上杉与足利成家历史上是对立关系)